第618章 現場表白

第618章 現場表白

(88106 )    “都知道我們是訂婚關系,但是其實我們沒訂過婚,所以今天我想把訂婚補上,傅禹寒,你愿意跟我訂婚嗎?”

    葉凌一臉認真看著傅禹寒,嘴上揚起燦爛笑容,從包里拿出戒指單膝跪在地上

    傅禹寒瞬間明了葉凌說的有事還不肯讓他跟著是怎么回事,原來是去買戒指了。

    這女人怎么能這么可愛呢。

    “雖然我不會洗碗做飯,不會哄人不會說情話也不像其他人一樣有趣,但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我也也會慢慢改變,當然這需要時間,希望你能給我點時間…”

    葉凌有些不好意思說,這么說起來她好像什么都不會…

    “這款戒指是最新上市的,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如果不喜歡可以先答應我,然后回去再慢慢挑?!?br />
    見傅禹寒久久沒回答,葉凌以為傅禹寒不喜歡她挑選的戒指連忙解釋。

    挑選戒指這種事一般是戀人一起去挑選,挑一款兩人都中意的,可她著急,所以選了自己覺得好的那款,如果傅禹寒不喜歡還能重新買,她最近發了工資,加上之前的積蓄,買兩戒指應該買得起。

    葉凌心里打著小算盤。

    望著眼前這眉頭微蹙不知小腦袋里想著什么的姑娘,傅禹寒噗嗤一笑,眼神化作柔情,低沉的聲音充滿歡喜:“傻瓜,我愿意,非常非常愿意,我等這一天已經等六年了,戒指我喜歡,你我也喜歡?!?br />
    傅禹寒伸出手,葉凌嘴角揚起一笑,如一枝笑迎春風的艷艷碧桃,拿起那枚大點的戒指套在傅禹寒手指上,她不喜歡太繁瑣復雜的所以挑了個簡簡單單的。

    原本應該由男的求婚女的戴上戒指,而如今兩人相反,葉凌為傅禹寒戴上戒指跟他求婚,而在那些人看來這也是一種浪漫,這種反轉也非常有意思。

    掌聲熱烈響起,他們沒想到在這種正式場合能見證一對戀人的誕生。

    葉凌咧嘴一笑,傅禹寒抓住她的小手,一拉,將她摟在懷中。

    俯身親在葉凌柔軟的小|唇上,這是他一直想做的事,他想真是跟葉凌求婚,當著眾人的面親葉凌告訴他們,這個女人被他蓋章,是她的女人。

    現在,他的愿望實現了。

    葉凌閉眼享受,不再像以前那般扭捏而是大方接受。

    她喜歡眼前這男人,當知道自己對傅禹寒的心意后,她眼里再也藏不下其他人。

    這一吻,讓在廣場上的人都激動了起來。

    就像是看著電視劇男女主角解除誤會后大團圓熱吻一樣激動,唯一不同的是那只是電視劇,而現在是真切發生在她們面前的事,距離她們非常近,就幾步路的距離。

    她們在場內,而她們在場外,更讓她們覺得有參與感。

    尖叫聲鼓掌聲齊齊而起,為這對戀人送上祝福。

    角落旁,一道怨毒的視線如鋒利的劍般死死盯著大屏幕,隨后悄然從角落邊離開,似從未來過。

    江氏會場早停止展臺秀,不知道哪出問題化妝師里面起火了,雖是小火但嚇得模特尖叫逃竄,跑到臺前去,臺前的人一聽著火,嚇得屁滾尿流,連在臺上走著的模特都顧不得走秀直接從臺上跳下跑出會場,好好的一個展臺秀她們籌備這么久說廢就廢。

    在小火被滅后江凝第一個找失火原因,最后發現是因為有個模特抽煙,煙灰滴在衣服上燃了起來,一件衣服燃其他衣服也跟著燒起來,她們的新品被燒了一大半!

    江凝陰沉著臉,命人去將那個抽煙的模特找出來也還沒找到,當時會場內亂成一片,逃的逃走的走,都顧著自己也不知那些人去了哪,也不知是哪個模特抽煙,但在現場發現煙頭,而那地方只有模特在里面呆著,所以只有可能是那些模特弄的。

    “數據出來了,傅氏那邊放大招,葉凌跟傅禹寒求婚成功,現在大伙兒都看著那邊?!?br />
    江氏的工作人員激動地說,連他看著視頻都覺得非常甜,看得自己都想談戀愛了。

    “葉凌跟傅禹寒?”

    江凝皺眉,回想起那日見到的葉凌,口齒伶俐長得也漂亮,她印象深刻。

    最重要的還是因為江雨臣也喜歡她,所以她特別注意了下。

    江雨臣回國的原因她知道,為了個女人所以特別想回國,私底下也找人查探過,在一年前回了H市再回法國后,江雨臣就一直想盡辦法回國內,她怕江雨臣會滲透江氏,所以答應讓他回來管理分公司,她一直都想見見江雨臣喜歡那個女孩長什么樣,可期望越高,失望越大。

    除了空有一副皮囊,她不懂葉凌有什么值得傅禹寒跟江雨臣喜歡的,至少她目前看不出來什么。

    “對,江總請看?!?br />
    工作人員將手機遞給江凝,江凝低頭一看,上面兩人正親吻著底下的人都用羨慕眼神看著。

    江凝眸色冷了幾分,只掃了眼便將手機放下,根本不感興趣。

    這世上沒有絕對忠心的男人,傅禹寒現在對葉凌好不過是因為她有利用價值,如果沒有利用價值的話傅禹寒怎么可能會對葉凌這么好?這一切都是作秀給別人看罷了,而那些人竟還津津有味看人表演,簡直蠢如豬。

    “呵,這不過是炒作而已,知道那些人喜歡所以故意安排了這出?!?br />
    江凝冷笑有些鄙夷,工作人員點頭附和:“對對,江總說的對,不然什么時候求婚不成非要現在求,肯定是為了博熱度!”

    “江雨臣呢?”

    江凝掃了眼才發現江雨臣不在這。

    “小江總好像在外面?!?br />
    “場臺秀一團亂他還有時間在外面閑逛?讓他回來?!?br />
    江凝冷哼,眼中劃過一抹怒意,對江雨臣這種松懈的態度非常生氣。

    江雨臣站在欄桿旁,他一出來就看到葉凌走上臺的那一幕,葉凌說的話他通過屏幕聽得一清二楚,江雨臣苦笑,他是真輸了。

    葉凌親口承認喜歡傅禹寒,兩人兩情相悅,這種時候作為朋友他應該為葉凌感到高興,可惜他高興不起來。

    盡管嘴上能說著跟葉凌當朋友,可心里卻有些隱隱作疼。

    “有情人終成眷屬,單身狗親眼目睹,我們的小江總是不是心隱隱約約有點疼呀?“

    身后一道調侃聲音傳來,傅芷惜戴著粉色的鴨舌帽背著包包穿著粉色小洋裙,頭發扎成麻花辮戴著黑色鏡框的裝飾眼鏡,這裝扮與她一慣的穿衣風格很不符。

    嬌小的身子站在人來人往的人群中,路人一個經過就把她擋住,要不是她開口江雨臣還真沒發現她。

    見是傅芷惜,江雨臣眼中有些提防,從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他根本不想見到傅芷惜。

    傅芷惜倒從容地聳了聳肩,邁著小步走到江雨臣身邊:“不要用這種警惕的眼神看著我嘛,我又不是什么大壞人,上次你讓我不找江越海我也照做,這不是能證明我的誠意嗎?”

    傅芷惜悠哉悠哉說,瞥向江雨臣,他還是那副警惕的樣子。

    就好像她是什么危險的人一樣,一靠近他整個人都變了。

    “你怎么在這?”

    江雨臣皺眉,不禁問了句。

    “你能在這我怎么就不能在這?這里今天這么熱鬧,葉傅江三家的場臺秀都在這邊,來這里的人也成千上萬,我就來湊個熱鬧逛逛而已,怎么?難道你也擔心我會做出什么事來?”

    傅芷惜嘟著粉唇,雙手放在欄桿上,跟江雨臣聊著家常。

    她一個人逛了逛是真無聊,江氏的場臺秀也不好看沒點新意,這會發現個熟人能嘮叨嘮叨幾句她哪能輕易放過呢。

    “我只是個柔弱的女子做不出壞孩子做的事,小江總不要擔心?!?br />
    “怎么樣,他們一起,你是不是很傷心?很難過?要不要大姐姐來開導開導你?”

    傅芷惜調侃,明明比江雨臣小了兩三歲卻一副大姐姐的口吻。

    掃向江雨臣,他臉上的表情沒變過,還是那么警惕。

    她有那么可怕嗎?明明那些人見了她不止喊小姑娘還跟她要聯系方式還搭訕呢,只要她一句話,一堆人巴不得幫她提包買單,怎么到了江雨臣面前她就需要提防?

    “你比我小,何況傷心的也不止我一個,我看你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去?!?br />
    江雨臣從容淡定,就算被傅芷惜說中他也不生氣。

    在愛情這玩意里,兩個男人喜歡一個女人,勢必有一個男人會受傷,當然還有一個可能是兩個男人都受傷,因為那個女人選了其他男人,當他喜歡上葉凌時,就已經有一半幾率注定得不到,這種事誰也強求不來。

    “我的表情?我的表情不是很豐富嗎?你看我在笑呢,看著你們失落啊傷心啊,我就非常高興,我最喜歡的就是看到討厭的人傷心?!?br />
    雀躍的語氣說著討人厭的話,她討厭江雨臣,這點江雨臣知道,她也不用藏著掖著。

    從江雨臣讓她睡沙發時起,她就記恨上了。

    “可以去拿鏡子照照,臉上寫著我很難過四個字?!?br />
    冰冷的聲音從耳旁傳來,毫不猶豫地拆臺,盡管傅芷惜笑著,企圖用開心的表情糊弄過去,可越是這樣越讓人覺得她故意在掩蓋什么。

    88106
本頁內容為緩存快照,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Email:19991111w#gmail.com 將#改為@即可。
北京pc蛋蛋计划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