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勸說

第627章 勸說

(88106 )    他忘了江凝連自己最為滿意的‘兒子’都能一腳踢開,何況是他這在她眼里沒天分的廢物。

    他一直都期望江凝能看他一眼能看到他努力,但終究是他心里的執念。

    江凝看不到,甚至不想看。

    “越海,我需要你,我希望你能回公司?!?br />
    江雨臣勸著,不明為什么事情會到這地步,江越海的心態正在發生變化,心里正一步步崩塌,這點他清楚。

    跟江越海一起長大,他們早如親兄弟那樣,見江越海這樣他不忍。

    他的一舉一動,他在想什么他都能猜想出來。

    以前的江越海會覺得自己不如他,江凝選擇讓他當江家少爺是正確的選擇,而現在江越海應該時陷入自我懷疑中,他最怕的事終究還是發生了。

    最怕的就是江越海會有這想法。

    “可是江凝不需要我?!?br />
    江越海躺在床上,語氣平靜讓人聽不出他在想什么。

    “越海,江凝是我們敵人,她將你當敵人怎么可能需要你,我們才是統一戰線的?!?br />
    江雨臣握住江越海的手,手心溫暖,讓江越海有些詫異。

    眼神堅定,似企圖增長江越海的信心。

    以前江雨臣的手是冷的,縱是在夏天他的手也是冷的,現在熱的,而他到現在才發現。

    “我知道,我會回去的,明天我就回去,反正我本來就是從底層做起,現在只是重新回到原點而已?!?br />
    江越海見江雨臣滿臉擔心硬擠出笑容說。

    江雨臣是真擔心他,他知道。

    可一看到江雨臣的臉他忍不住會拿自己跟江雨臣比較,越比較他越氣餒。

    “雨臣,我想靜一下?!?br />
    江越海下逐客令,江雨臣明白也不在這繼續打擾,拿起外套從沙發上起來,走到門邊時停下腳步,背對著江越海:“不管如何,我都相信你,永遠站在你這邊?!?br />
    說完,門緩緩打開而后輕輕關上。

    江越海手抵在額頭上,緊閉的眼緩緩睜開,眼中閃過一抹光芒。

    心里迷茫著,自我懷疑著。

    不過能確定的一點是他必須相信江雨臣,因為他沒有退路。

    他不選擇江雨臣的話江凝也不會相信他,江凝甚至將他當成個麻煩恨不得將他踢開。

    當初要不是江雨臣求情,說不定他根本沒那機會留在江家,甚至成為江家仆人的兒子的機會都沒。

    江凝小看他,那他要讓江凝看看他的能力,讓江凝看著他其實也有用,讓江凝后悔。

    江越海心里下定主意,手緊握成拳。

    他要讓江凝后悔自己當初的選擇。

    葉氏,葉枕回來后不像之前那樣在部門跑腿反一回來就當了個經理,在眾人的嘲笑下葉枕展現自己在經商這方面的能力,沒有那些人預料的那樣會把事情做的一團亂反而做的井然有序,讓許多人改變了對葉枕的印象。

    在他們眼中葉枕就是個靠爸媽的富二代,花花公子,而現在他們對葉枕刮目相看。

    董事們或其他部門的人一來鄭茉莉的辦公室就是夸葉枕的,這波夸獎讓鄭茉莉心情好了很多。

    而之前秦玉簡爆出兩人是男女朋友的事也無人記得,秦玉簡離職,葉枕反回公司,這說明兩人分了。

    沒人知道秦玉簡去了哪,那些人見了秦律也不敢問,因為這幾天秦律臉色難看似出什么事般,不像平時那樣笑顏如花能開開玩笑反說話高冷,遇到打招呼的話也只會跟你說聲早,就這樣那些人哪敢上去問秦玉簡的事。

    秦律推開辦公室的門,財務部的人剛從鄭茉莉的辦公室離開,見到秦律時點頭表示打招呼,秦律直接無視,踏入辦公室內。

    “你怎么才來,我都等你很久了?!?br />
    鄭茉莉埋怨著,秦律推了推眼鏡,眼眸泛著異樣光芒:“小簡又鬧了,我剛回去看了眼?!?br />
    “小簡不是在家休養嗎?請個護工就行了怎么還要你親自去照顧,這幾天你光照顧她也不照顧照顧我?!?br />
    鄭茉莉吃醋,除了秦玉簡出事那兩天時會將秦玉簡的事掛在嘴邊甚至一副關心的樣子外現在她甚至不問秦玉簡的情況,只想著秦律這幾天沒陪在她身邊,一問就是在照顧秦玉簡,這下鄭茉莉反覺得秦玉簡沒了這孩子不是什么好事,還占據了她跟秦律獨處的時間。

    “小簡還是個孩子,你該不會跟個孩子吃醋吧?!?br />
    秦律扯開領帶,解開第一顆襯衣紐扣,背靠著沙發,翹著二郎腿,從之前怕被人知道他跟鄭茉莉的關系到現在無所畏懼,以前對此還唯唯諾諾在鄭茉莉面前還扮演著律師的形象而現在他卻將自己當成葉氏的主人。

    “當然不會,那可是我小姑子,我怎么會跟我小姑子吃醋,只是小簡也算不上小孩了,你這當哥的哪用一直陪著她?!?br />
    鄭茉莉嫣然一笑解釋著,想體現自己的大度。

    秦律雙眼看著天花板沉思著,眼中布滿血絲,這幾天似沒休息好而有些憔悴,臉色鐵青不太好看。

    一想到秦玉簡在家里躺著,而葉枕跟鄭茉莉兩人瀟灑過日子,鄭茉莉甚至不覺得自己做錯,秦律心里不甘。

    鄭茉莉坐在秦律身邊,頭靠在秦律肩膀上,手握著他的手。

    “我不管,明天就是我們相識九周年的日子,你要陪著我,不管發生什么事你都只能陪著我?!?br />
    鄭茉莉怕秦玉簡一個電話又將秦律叫回去,叮囑著。

    她跟秦律難得有個紀念日,怎么能讓別人攪和呢。

    秦律揉著額頭有些頭疼,九周年,原來已經這么久了。

    “你怎么不高興?難道你覺得陪著我委屈了還是你想陪著你妹妹?”

    見秦律沒第一時間應她,鄭茉莉臉下拉覺得秦律是不情愿跟她一起過紀念日。

    秦律側頭看向身邊的女人,她有些焦慮沒安全感,秦律輕笑,粗糲的手輕撫著她頭發,滿臉寵溺眼中盡是溫柔。

    溫柔似水,可在鄭茉莉看來有幾分不真實。

    秦律很少用這種眼神看著他…

    “我很高興你你還記得我們九周年紀念日,我也很高興能去陪你,不過…我想去原先的葉家里,那里是我們相識的地方也是我們開始的地方,我覺得在那里更適合我們過紀念日?!?br />
    溫柔的聲音從秦律嘴里發出,富滿磁性富滿魅力,鄭茉莉被這種溫柔淹沒,顧不上思考秦律變得溫柔的原因。

    自葉鶴雄死后她們搬到葉凌之前住的房間后就沒回去過之前的家,那地方沒人收拾現在應該鋪著一層灰,秦律既然說想重溫當初那她還能怎么辦,當然是依秦律。

    “那我晚上找個幾個家政去打掃一下,然后擺上燭光晚餐再放音樂,然后…在那邊過夜?!?br />
    鄭茉莉瞇眼笑得心花怒放,秦律點頭:“好,就像當初那樣?!?br />
    聽到當初那樣時鄭茉莉心跳得更劇烈,她雖老了可還是想嘗試談戀愛的感覺,當初她遇到秦律時心就砰砰跳著,宛如回到初戀那會兒,被秦律這么一說,她想起跟秦律擦出火花時的場景了。

    “好,這可是你說的,要是敢放我鴿子,我就讓你…”

    鄭茉莉賣著關子,俯身在秦律耳邊嘀咕著,聲音酥軟不似平時那般,秦律溫柔一笑:“好,要是我再放你鴿子,任由你處置?!?br />
    聽了這話鄭茉莉心情舒暢不少,松開摟著秦律脖頸的手。

    “小枕也是無辜的,你在小簡面前多替小枕說說好話?!?br />
    “小枕最近都用工作麻痹自己,活在愧疚中,我這當媽的看著也難受?!?br />
    鄭茉莉眼中蒙上一層失落,一副慈母的樣子。

    “這事也不是小枕造成的,孩子沒了是天意,怪不得小枕?!?br />
    秦律眼中劃過一抹怨毒可在鄭茉莉抬頭那一剎那收起。

    “能找個時間讓我們見見小簡嗎,盡管這事不是小枕的錯可跟她發生關系是小枕沒把持住,小枕一直想跟小簡道歉的?!?br />
    “小簡說暫時不想見除了我以外的其他人,她失去孩子情緒還沒恢復過來,還是再緩緩吧?!?br />
    “等時機到了,我再在小簡耳邊說說?!?br />
    秦律找著借口,秦玉簡現在情緒還沒恢復,還會無辜發脾氣,連他都招架不太住何況是別人。

    而且他也不希望葉枕見到秦玉簡,那個渣男不配。

    “好,這事兒就靠你了?!?br />
    鄭茉莉點頭。

    醫院內病房內,窗簾拉上內里有些昏暗,程博然摘下口罩,看著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的人。

    盯了許久,床上的人沒半點動靜。

    程博然拿出針筒刺入點滴瓶內,手一按,針筒內的藥往點滴瓶內流進去,與原本的液體融為一體。

    “對不起了,你的存在對我來說是危害?!?br />
    程博然冷聲喃呢著,收起針筒,俯身替李衛蓋好被子。

    他之前看絕對沒看錯,李衛的手開始動了,就算看錯也無妨,寧可殺錯不可放過。

    他手上沾了許多人命,不在乎再多沾幾條。

    他覺得人很有趣,特別是從貪生怕死、戰戰兢兢變得手上沾了幾條人命,甚至玩弄擺布別人,這個過程連心境也發生變化,李衛本來不用死,可誰叫李衛看不起他,認為他是個倒插門,嘴上說著他是個優秀的醫生但心里從沒正眼看過他,甚至是不相信。

    88106
本頁內容為緩存快照,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Email:19991111w#gmail.com 將#改為@即可。
北京pc蛋蛋计划公式